不相似的期间侠女 最具魅力的权证专员

2019-05-01 作者:admin   |   浏览(117)

  (编辑 刘洁)很少有女士能真正担得起一个“侠”字,现代女性的一个“侠”,有多种含义:长相好,自己兜里有钱,爱购物,有富养气质和姿态,读过书,独立思考,不盲从,投资理财享乐都有一套,爱家人但不全身心牺牲。这种逻辑清晰又霸道的人干什么都容易成功,包括做女人。

  哪怕和卓芬共事五六年甚至更长的人,无人见过她不带妆上班,无人见过她愠怒,也无人见过她喝醉。她做一份很繁琐的工作,负责证件和客户服务。年纪轻轻,要做很费脑筋的资料,要处理程序颇多的办证事宜,需要和各种人打交道,所以后来她得了一个“卓三斤”的外号,颇有点豪气。说一个女人会喝酒,勾勒出的形象是妩媚多情的,但卓芬竟完全不同,“她在酒桌上有一种汉子的刚直不阿。她基本不劝别人酒,通常都喊‘那干了吧’,然后自顾自又满上了。”熟悉她的团队成员谭静这么形容她。

  一个女人酒过三巡,还是和没喝的时候一样端庄,一样礼貌,这其实是一种深刻的自律,也能看出,为了工作,她是有一些自我牺牲在里面的。

  “只有一次,前年,晚上已经睡了,接到电话要出差,没办法来不及,只能戴着墨镜去了。”采访时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跟我说,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不太喜欢措手不及和混乱,所以我都是早睡早起的老年人作息。”

  卓芬是不差钱的。这种不差钱的定义是指不靠工资也能在小康生活之上安安逸逸,早年,从电力公司辞职了,自己在恩施做点小生意有了积蓄,但她最后还是回到利川,选择了时代公司,并且一呆就是6年。“想过在家当家庭主妇吗?”我问卓芬。“是那种在家吃了睡睡了吃?还是相夫教子?这都不适合我。我喜欢集体的氛围,不是一群人出去吃吃喝喝,而是一起工作、参加活动。”

  今年的五月一号,是卓芬在时代的第七个年头。除了头两年是销售,剩下的四年多时间,她都一直在客户部做着办证的工作,“刚开始不顺,现在工作也算是得心应手了。当然也有工作得烦闷的时候,感觉工作劈头盖脸砸过来,去年有好几次我都不想来上班,但仅仅是想休息,从来没想过要离开公司。我忠诚度很高的。”卓芬笑着说。“要是有人说公司的不好,那我肯定会生气。”

  虽然早已不再熬夜聚会,不醉不归,卓芬还是喜欢在闲暇的时候招呼点朋友聚一聚,图个热闹但绝不喝醉。“要是喝醉了最后还得我把他们一个个送回家去,太麻烦。我的小伙伴里有很多90后,他们比较能玩。不出去的时候会窝在床上看樱桃小丸子或者蜡笔小新。”

  原本卓芬准备带我去看看她下班后的生活,但终究因为一通电话此事无疾而终。很难想象卓芬带孩子的样子,在同事眼中她是一个不喜欢拘束的人,但她确实为了给别人的小孩辅导作业匆匆赶了回去。“我很怕带孩子,一是觉得自己可能照顾不好,二是我其实是缺乏耐性的。但是他父母很少管她,我再不管就没人管了,这么小的孩子总不能完全放养。”说到辅导作业这件事,卓芬有一点小得意:“平时的作业都是我检查,先让她自己查,我要是再看到错误,可就要罚她做十遍了。周末我还会自己给她出试卷做,就挑一些她容易出错的类型,我是理工科出身,对付这是数学题还是没问题的。”不知何时起,嫌孩子麻烦的卓芬在辅导孩子作业方面有了自己的“三板斧”。信托   

  为了别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大约就可以被称为“侠”了。比如工作需要,明知伤身却豪饮;比如完全抛弃自己喜欢的风格,变成大家接受的职业女性;比如放弃自己的清闲生活,照顾别人的孩子;比如明明不喜欢写作,却还是一再答应我的约稿。究竟还是骨子里的侠义蠢蠢欲动。

关键词: 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