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经济遭遇收入增长瓶颈

2019-04-02 作者:admin   |   浏览(199)

  日前,有124位澳大利亚经济学家联名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澳政府调整税收政策,并采取措施提高工人实际工资收入,以缓解澳全社会对平均工资收入增长缓慢的不满情绪。

  这封公开信认为,过低的工资收入增长不仅在短期内拖累澳经济,而且长期看也会拖累生产率的提高。以往人们普遍认为,有必要在雇主提高工资之前先提高生产率,但事实上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正相反。研究表明,在过去20年里,澳大利亚生产率水平提高了39%,但实际工资收入仅增长了14%。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从现在起到2024年,澳工资收入平均增长率仅为0.3%,可支配收入增长则低于0.2%。

  今年5月份澳大利亚即将开始新一届大选,有关提高工资收入的话题已经成为一个选举话题。澳主要反对党工党领袖比尔·肖顿称,即将开始的联邦选举将是一次关于提高工资收入的全民公投。他认为,工资收入没有增加,是因为工资调整的机制失灵了。他在一次商业峰会发言中称,企业最终会因为工人们获得更高的“生活工资”而受益。人们口袋里的钱越多,消费支出就会增加,企业的销售利润也会随之增加。他打比方说,如果人们无法享受每周外出吃周日早餐等福利,那么整个澳大利亚经济也没有希望。他甚至许诺,如果自己当选,将把目前已经是全球第三高的澳大利亚最低工资下限再提高11%。

  经济学家们分析认为,多年来澳大利亚实际工资收入增长缓慢,有其社会和文化结构深层次变化的原因。目前,澳经济虽然已经持续30年没有衰退,但GDP增长乏力,失业问题和就业不足仍然影响着数百万个家庭的实际收入。事实上,多年来不断修订的劳资关系法在某种程度上大大削弱了职工议价能力,系统性地向工人支付过低的法定工资降低了工人的工资水平。此外,公共部门工资增长放缓也拉低了整体工资收入水平。自2013年以来,澳执政的联盟党政府换了3位总理,但工资政策一直没有改变,澳政府认为较低的工资是保持企业竞争力的必要条件。统计数据显示,近6年来澳全职工人工资年均仅增长了7300澳元,近10%的高收入人群年收入则增加了近12000澳元。

  澳联邦储备银行主席洛伊多次强调,薪酬增长疲软和低工资预期将对消费支出造成长期影响,甚至要远远大于房价下跌带来的影响。伴随消费市场表现低迷,全澳经济已经出现衰退迹象。数据显示,澳普通家庭消费支出持续疲软。其中,汽车销量、家庭用品和公共事业支出是主要下滑部分。而且,未来澳家庭实际收入增长情况不容乐观,消费者支出与家庭收入增长的差距仍然很大。此外,可供消费的家庭收入因物价增长过快受到进一步挤压,目前多数澳家庭仅能维持日常的消费水平,很难有大的消费支出增长空间。

  据统计,去年第一季度澳大利亚GDP增长速度为4%,但到下半年放缓到1%左右,连续2个季度增长下滑,全年平均增长率2.3%,远低于澳联储的预测。经济学家们分析认为,澳经济增长之所以受到抑制,主要是家庭支出疲软和住房投资下降所致。澳大利亚消费支出占GDP比重高达60%,但去年平均季度消费增长仅为0.4%,所以私营部门投资和消费实际上对GDP增长没有作出贡献。相反,政府支出即联邦和地方政府的公共投入增长了6.3%,上马了一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去年政府最终消费支出增长1.8%,其中包括健康、老年护理和残疾服务的持续投入,医疗行业成为澳经济增长的最大贡献者。

关键词: 中工网, 中工财经, 宏观经济, 国际财经, 金融, 观察, 消费, 医疗,